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凤凰彩票app下载 > 美术 > 路漫漫兮齐修远(4卡塔尔国

路漫漫兮齐修远(4卡塔尔国

发布时间:2019-11-15 05:49编辑:美术浏览(197)

    第四章 Bella小姐

    第五章 我对你二见钟情了

    两人慌慌张张的提着箱子下楼,看着昨天晚上的都被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文静惊讶的说:“路漫,没想到小丫头酒品这么好,这,你喝完酒还有精力收拾这个?”

    上车后,路漫还是觉得不妥说:“齐先生,你朋友一个人真的没问题吗?”

        路漫也懵说:“可能,也许,好像,大概,应该是田螺姑娘,吧?”

        齐修远黑着脸说:“嗯!”

        两人面面相觑,时间来不及了不管了,两人从书店出来,齐修远“巧合”的从车里出来,看着她们俩说:“你们终于起来了。”

        车里气氛有点干,齐修远问道:“为什么换手机号?”

        这回两人更是惊讶,路漫惊讶的说:“齐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路漫有些茫然的说:“啊?哦,哦,那个,手机号没话费了。”

        齐修远咳了一声对文静使眼色说:“昨天晚上不是你打电话让我过来收拾的吗?忘了?”

        齐修远憋了一口气说:“那为什么不联系我?”

        文静白眼,真是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措不及防啊:“哦~哦~对啊,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快走吧快走吧!”

        路漫认真的说:“我,你没给我你的电话号码啊?”

        路漫有种上了贼车的感觉:“文文姐,你和齐先生你们认识?”

        路漫心想,我为什么要联系你啊,大佬?

        文静平静的说:“哦,是呀,他是我同学。”

        齐修远黑着脸,合着还怪我了:“你和布鲁斯先生住在一起?”

        文静突然看向齐修远,故意说:“话说齐修远,你怎么会认识路漫,妹妹~哒?”

        路漫解释道:“是啊!”

        文静故意把妹妹两个字读出来,齐修远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路漫心性单纯说:“哦,之前我在酒吧上班的时候齐先生帮过我。”

        齐修远怒了,不过看样子路漫对他还不是很有感觉啊,还是要保持绅士风度:“你们是?”

        说到那次,路漫还有些小尴尬,文静听了:“哦,这样啊,叫什么齐先生,叫叔叔就好。”

        路漫说:“忘年交吧!”

        齐修远愤愤不平道:“凭什么叫你姐姐叫我叔叔?”

        齐修远算是松了一口气说:“回待在北城吗?”

        文静正经的说道:“人家路漫才19岁,你是27不是17好吧!”

        路漫说:“哦,应该会在北城发展了,你就在这停,不用开进去了。”

        齐修远硬是扯出了一句:“我长的年轻!”

        齐修远又松了一口气说:“你电话多少?”

        后座的文静和路漫不厚道的笑出了声。

        路漫说:“啊?”

        几人调笑过后,文静开始叮嘱路漫说:“一个人在外边万事都要小心,骗子特别多,不要太相信朋友同学也不行,一个寝室都得注意,姐知道你经济方面有困难,但是你可以申请助学金,别去做那么多兼职,学习要努力。”

        齐修远又问:“我说你电话多少?”

        齐修远直接打断她说:“行了,别说像人家妈似的。”

        路漫念了一串数字后手机响了,齐修远说:“这是我电话号码,你记一下。”

        文静这会儿不服了:“怎么着?路漫是我妹子。”

        路漫打开手机记下齐先生说:“那,齐先生再见!开车小心。”

        齐修远憋了一口气,随即对路漫说:“到了那边要准时吃饭,随时注意天气,别感冒了,对常用药得自己备点儿,要注意身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路漫转身进门,齐修远笑了一下,开车离开,一路上齐修远遇上红灯老远就停,开的老稳老稳了。

        文静插话:“我觉得你才像路漫她妈。”

        齐修远今天破天荒的笑着回家,把林萍女士给吓坏了,赶紧摸摸齐修远额头说:“这也没发烧啊?”

        齐修远说:“那你先叫一声妈给我听听。”

        齐修远看着他妈说:“妈我要搬回公寓了。”

        路漫看着她们俩斗嘴,又是感动又是搞笑的,还好,她遇见的都是好人,还好,还好。

        林萍女士表示眼不见心不烦。

        路漫跟他们道别:“文文姐谢谢你,这么帮助我,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第二天齐修远上班的时候,看见了桌上的辞职信,是叶雯抒的,附上小纸条:我决定为自己走走。

        文静抱着路漫说:“那就什么都不说好了,保重!”

        齐修远东叶雯抒的意思,只是他心里已经有了路漫怎么又装的下她呢!

        齐修远对路漫的拥抱满心期待,不过最后路漫却说:“齐先生谢谢你之前在酒吧帮助我,还收留我,又送我来机场,再见!”

        齐修远一整天的好心情,让总裁办的秘书们措手不及啊,下班后齐修远给路漫打了个电话,路漫接起电话说:“齐先生?”

        齐修远只能看着路漫拉着箱子往前走,心里有些着急了叫了一声:“路漫!”

        齐修远咳了一声说:“嗯,你有空吗?”

        路漫回头,他却不知道说些什么了,千言万语最后只是保重两个字,路漫笑笑转身。

        路漫说:“不好意思,我现在不在北城市。”

        文静坐在齐修远车里严肃的问道:“齐修远,你不会是对路漫有意思吧?”

        齐修远立刻紧张起来问到:“你在哪儿?”

        齐修远撇她一眼神:“怎么?”

        路漫望了望蓉城一中说:“我高中同学聚会,我现在在蓉城。”

        文静不淡定了:“那可是我妹子,你多大啊,你们中间隔的可不是代沟,是万丈深渊。”

        齐修远看了看手表问:“什么时候结束?”

        齐修远也不淡定了说:“文老师不是你爹吗?他管得着你吗?”

        路漫挠挠头说:“明天上午吧!”

        给文静憋出内伤了。

        齐修远上车说:“好吧。”

        齐修远回家后开始看手机了,最少得等30个小时才行啊!

        挂了电话后路漫走进了蓉城一中,这个收藏了她整个青春的地方。

        齐修远一个27岁的大男人,在一刻,智商是负值,以至于在他母亲大人来电话的是他是这样接的:“喂,你好!”

        建校90周年庆。

        电话那边劈头盖脸就是一句:“齐修远,限你今天给老娘我滚回来!”

        小操场上已经摆满桌子和食物开始支烤架了,小黑板上写着10届同学聚会。

        齐修远这才反应过来说了句:“嗻!”

        路漫没有进场,而是先去了教导处,因为她们这一届毕业生时间正好和校庆赶上,学校特别批了操场后边这块给她们在校搞这次同学聚会。

        然后挂掉电话。

        路漫敲敲门,老师门抬头,周琴认出了她:“路漫!”

        齐家大宅里,今天可热闹了,齐修远这车还没挺好,已经听见屋里的那些莺莺燕燕的各种娇嗔的声音了,他隔着墙都能想象到她们的戏精儿表情,又逃不过了。

        路漫进门:“周老师。”

        齐修远这回决定对她妈林萍女士采取先发制人的措施,刚近门就说:“妈,你这又是要干嘛?你就算不喜欢我女朋友,也没必要这么做啊!”

        周琴欣喜:“快进来快进来,没想到你也来了。”

        林萍懵逼了:“你,你,你,你有女朋友了?”

        路漫笑而不语,周琴给其他老师介绍说:“这是我10届的学生,人家现在可是大画家了!”

        齐修远做出一服对她表示很失望痛心的表情说:“所以,请你不要再给我安排什么选美大会了。”

        路漫笑着跟老师打招呼,周琴给路漫倒了杯水说:“过的怎么样?”

        那些个戏精儿门都开始抱怨林萍,既然有女朋友了还相什么亲嘛,纷纷离开。

        路漫接过水说:“还好,不过我要谢谢老师。”

        齐修远准备转身上楼的时候,背后有人叫他:“好久不见啊,阿远!”

        周琴说:“说什么谢不谢的,老师嘛,传道授业解惑,是我的职责。”

    凤凰彩票官网app下载,    齐修远转身,看着眼前的女人,好像有些眼熟啊,皱眉想想,有些不敢相信的说:“你是胖妹?”

        路漫会心一笑说:“老师,你没变。”

        这女人立刻暴露本性说:“讨打啊你!”

        周琴说:“你变了,变的更漂亮了,哈哈。”

        齐修远看着她有些不可思议的说:“你不会是去韩国留的学吧?”

        周琴起身说:“走吧,我们一起下去。路漫,老师真觉得你变了,以前套在你身上的那股阴郁的气质没了。”

        林萍作势要打齐修远说:“怎么说话的你,人家雯抒天生丽质。”

        路漫说:“可能吧!”

        齐修远往沙发上一坐:“是是是,天生丽质!”

        突然有人说:“周老师来了!”

        叶雯抒不着痕迹的问到:“怎么样?刚刚听你说交了女朋友?”

        “周老师!”

        林萍这时候白了齐修远一眼说:“他要能交女朋友啊,猪都能上树了。”

        “那是路漫吧?”

        齐修远心里暗叹,这绝对是亲妈啊!

        路漫笑着跟大家打招呼,突然一个女生冲上来就抱着她说:“漫漫!”

        叶雯抒笑:“阿姨,你别这样说,阿远好歹也算仪表堂堂啊!”

        旁边的人打趣:“林家语,你可别把人路漫勒死了。”

        林萍扭头傲娇的说:“你们聊着,我去看看饭好没。”

        路漫看见林家语也激动了,俩人就这么抱着。

        齐修远问叶雯抒说:“这次回来准备干嘛?”

        林家语松开路漫后说:“你死哪儿去了?”

        叶雯抒说:“我说我来你家应聘的你信不信?”

        路漫说:“家语好想你!”

        齐修远瞄了她一眼说:“别搞笑了,堂堂叶家千金,留洋归来的高材生能看中我家这尊破庙?”

        俩人开始寒暄,林家语啃着一个鸡翅突然说道:“你没跟你家路雨联系吗?”

        叶雯抒正正经经的说:“我真不是来搞笑的,我真是来应聘的,我就不想在我爸眼皮子底下工作,我得像他证明我离了叶家我也行!”

        路漫夹菜的动作一滞说:“怎么了?”

        齐修远打趣道:“哟,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有脾气哦!星期一来上班吧!”

        林家语鸡翅也不啃了说:“你还真没跟他联系啊?怪不得,毕业不久他就来我这找过你,我也没想到你换了号码,他那时候看上去可不好,后来淋着雨就走了。”

        叶雯抒说:“我要应聘你的特别行政助理。”

        路漫心下一顿说:“他得有他自己的生活。”

        齐修远想了一下:“行啊,你来吧,不过先说好啊,干的不好随时让你走人啊!”

        同学聚会散场后,已经是晚上了,跟周老师道别过后,路漫和林家语一起出学校,林家语说:“今天晚上去我那吧!”

        叶雯抒高傲的看他一眼:“走着瞧!”

        还没等路漫回答,前面突然出现一个人:“路漫!”

        然后走向厨房:“萍姨,煮了什么好吃的。”

        路漫看着眼前的人,有些不知所措,林家语对着路漫说了句:“你这边好了打我电话,我来接你!”

        结束午饭后,齐修远送叶雯抒回家,再到家的时候林萍女士询问齐修远:“儿子,你觉得雯抒怎么样?”

        路漫点头说好,林家语便走开了,路漫问:“你怎么来了?”

        齐修远看着手机:“好啊!”

        温子铭略带心酸的说:“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找到你的消息。”

        林萍女士开始偷笑说:“那要不然。”

        路漫笑着用手提包砸了他一下说:“臭小子,逃课了吧?”

        “不可能,妈你没事儿就去逛逛街看看电影什么的吧,我都说了我有女朋友了你就别瞎操心了。”

        温子铭说:“嗯,逃课了,回家吗?”

        林萍惊讶:“真有女朋友了?”

        路漫愣住了,时隔多年,即便外边假装的再坚强,便是这三个字轻易就击碎她的保护色,路漫一下笑出了声别过头用手擦眼泪,温子铭轻轻把他拥入怀里。

        齐修远摸摸鼻子说:“正在追。”

        路漫说:“回家吧!回家!”

        林萍惊掉下巴说:“哪路神仙还有我儿子追不上的?说出来妈妈给你出出主意。”

        俩人一路走着,恍惚间,那个在背着书包在前走着,在背后叫她等一等的路雨,又回来了。

        齐修远说:“她还是学生你别吓着人家了。”

        路漫不知道,联系不上她的时候温子铭回过蓉城,找到林家语,林家语告诉他:“路漫的当初只填了一个志愿,就是蓉城大学,因为她说不能让你一个人。可是你最后还是跟你爸妈他们走了,我现在也不知道她在哪?”

        林萍女士彻底懵圈儿了:“儿子,你不会想老牛吃嫩草吧?”

        那天温子铭淋着雨从林家语家离开,心里无比后悔,当初不管怎样他也不能先离开她啊。

        齐修远怒了:“妈!”

        温子铭和路漫一路有说有笑的走回老巷区,她可是她不知道,那天齐修远在她们身后跟了一路。

        林萍女士赶紧放下身段:“好好好,妈错了啊,只要你能带回来,管她是不是学生?哪学校的?”

        老巷区已经改造成了高档住宅楼了,温子铭买下了一处房,三室两厅,路漫问他:“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齐修远说:“阿根廷那边。”

        温子铭说:“我刚回去,他们觉得亏欠我就给了我一笔钱,我拿着也没什么用就买下了我们家。路漫,我一直希望你回来的时候家还在,我也在。”

    本文由凤凰彩票app下载发布于美术,转载请注明出处:路漫漫兮齐修远(4卡塔尔国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