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凤凰彩票app下载 > 书法 > 唐国强:超多剧中人物自身还想再演二遍

唐国强:超多剧中人物自身还想再演二遍

发布时间:2019-11-22 03:21编辑:书法浏览(159)

    前言:

    孔明在车上大笑曰:"吾以为汉朝大老元臣,必有高论,岂期出此鄙言!吾有一言,诸军静听:

    昔日桓、灵之世,汉统陵替,宦官酿祸;国乱岁凶,四方扰攘。黄巾之后,董卓、傕、汜等接踵而起,迁劫汉帝,残暴生灵。

    ………

    王朗听罢,气满胸膛,大叫一声,撞死于马下。

    ——摘自《三国演义》孔明rap

    曾经的“小鲜肉”几度转型均遭挫折,近四十次饰演伟人却仍有“不满意”

    诸君,请听我一曲:滚滚长江东逝水

    很多角色我还想再演一遍

    曾有人统计,唐国强在各类影视剧中一共饰演过近40位历史人物。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四日,《最终鬼畜蓝蓝路》的视频风靡著名动漫网站:b站。

    “角色,才是演员的生命线”,这句话在采访中,唐国强反复提及了四五次。入行四十多年,他始终坚持每一个角色都视如生命、认真对待,就像他会自信地告诉外界,几十年后仍然会有人看他的作品:“人生最重要的就是选择,选择对了,你的生命就有价值,选择错了浪费生命。相比之下,钱和名利算什么?都是身外之物,只有作品是你的,永远走不掉。”

    视频中“麦当劳叔叔”快速来回的画面,以及洗脑般的音效让人捧腹大笑。

    如今,尽管四舍五入已近七十岁,但唐国强依旧忙碌,仍盼望着再完成一次转型,“别的工作你可以说到年龄了,退休了,但演员没有退休一说,它是事业,是跟生命连在一起的,不是职业。”

    不知何为“音MAD”,大家统一将视频中“鬼畜”一词,作为代名词。

    毛主席演过不下40次,依然不满足

    “鬼畜”风靡全网,成为年轻人的文化。

    做采访前唐国强很想去影院里观摩一下自己的新作《决胜时刻》,他不断地询问着工作人员,哪些厅开始放映了,就像一个心急的孩子,看着手表掐算着时间,最终还是在工作人员的安抚下把观影时间挪到了晚上。

    不久,94版《三国演义》中诸葛亮骂王朗的桥段,被网友发掘和制作。

    他说之所以着急是因为想看看这部电影成效如何。《决胜时刻》中不仅有历史大事,还描述了主席和身边几个小人物的关系,既刻画了毛泽东作为领袖的运筹帷幄,也描写了他鲜为人知的生活场景和作为普通人的喜怒哀乐:“我时常说演员要善于把握细节,剧本往往把领袖写得高大,但在高大前必须要把色彩铺足,不能让观众感到这是架空的。”

    唐国强老师和“局座”张召忠被网友封之B站的左右护法。

    从《长征》到《建国大业》,唐国强饰演毛泽东已经不下四十次。每一次聊到饰演伟人,他总会闪回到1996年第一次出演毛泽东时的《长征》,那时的压力至今记忆犹新:“之前有不少演员演过毛主席,作为一个后来者,如果没有自己的特色,不神似,观众是不会认可的。”该片上映后遭到不少观众的反对,甚至连毛泽东的后人也说非常不像。

    有人将视频递给唐老师,起初他很疑惑,看了半天,抬头问:“你这手机不行,什么年代了,还这么卡?”

    对于疑问的消除唐国强深知需要时间,以及在戏上下工夫。既然在外形上没有办法和古月(毛泽东特型演员)相比,那就在神韵上加以琢磨,他顶住压力,在电视剧《开国领袖毛泽东》、剧版《长征》等多部影视作品中再次塑造毛主席,并最终获得公众认可,成为扮演毛主席的不二人选。

    友人笑他:这叫鬼畜,是年轻人的文化。

    即便如此,唐国强依旧感叹离精确饰演毛主席还有进步空间,“例如没人去研究书写他的哲学思考,我们要把它当历史使命来抓。”

    然后跟他解释了半天,什么叫“666”什么叫“鬼畜”等。

    因为饰演王子,从此变“奶油小生”

    唐国强很抵触,觉得“年轻人还是多看书,少玩这些东西”。

    唐国强怎么也想不到,当初无心插柳进入演艺圈,如今能饰演到如此多历史上的“大人物”,他把这种际遇归结于幸运。虽然挑战、困难不少,但每到一个阶段都有一个关键性角色的出现,转型对他来说似乎并不是个问题。

    可他也听说有人因为视频,重新看老版《三国演义》,看罗贯中的原著,甚至迷上三国历史。

    “好多人有演技了,有想法了,却没有遇上好角色。对演员来说,成功塑造了一个角色后,观众就会给你定型,他们不希望你再塑造其他形象,但演员是要再往前走的。上了一个高坡紧接着或许就面临了一个大沟,你还能不能再上一个坡就要看自己了。”

    他放下身段,开始融入年轻人的世界,他才明白这是年轻人宣泄情绪和压力的一种新形式。

    如同唐国强的履历一般,看起来让人觉得一帆风顺,但在每一次转型上其实都充满了忐忑,他略有些无奈地说,“我这一辈子,每次‘上坡’都遭到反对,压力极大,反对的人极多,从《高山下的花环》就开始被反对,演诸葛亮被反对,演雍正被反对,演毛泽东依旧被反对,因为我想改变自己,改变在大家心里的形象,但这些都需要用时间和表演来证明。”

    不倚老卖老,爱跟年轻人一起玩,反而让年轻人对唐国强老师充满了尊敬。

    1975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唐国强从青岛话剧团被借调到八一电影制片厂出演电影《南海风云》,这也是他第一次接触影视作品,饰演年轻舰长于化龙。回想当时,晕船晕到他连胆汁都吐了出来,每天只能对着天空吃饼干,因为只有天是不晃的。银幕初体验让唐国强苦不堪言,但影片上映后的巨大成就感,加上父亲的反对,他为了赌气,发誓要把终身奉献给艺术。1979年,在中国电影的黄金岁月,唐国强创造了其演艺生涯的第一个高峰,由他主演的电影《小花》在国内引发轰动,其扮演的赵永生和以往高大全式的电影主角有很大不同,给彼时看惯了样板戏的观众带去了情感和视觉冲击。随后,因为在电影《孔雀公主》中饰演一名柔情似水的傣族王子,一时间唐国强温柔体贴的美男子形象深入人心,他也从此成了“奶油小生”,尽管他在拍摄后一部电影时坠马摔伤了胳膊,但在观众眼里,他就是颜值在线、演技平平的花瓶演员。

    唐国强老师,他也年轻过,而且当年还是个奶油小生。

    意外成了“诸葛亮”,被认可后独自落泪

    01

    在那个年代的人看来,日本电影《追捕》中高仓健式的硬汉气质才是男人所应该具备的,相比之下,唐国强柔情似水的王子形象受到观众的冷落。

    生于1952年的唐国强,从小生活在青岛,是家中长子。

    此时的唐国强无戏可拍,只盼望着能遇到一部有影响力的作品,让他赶紧摆脱“奶油小生”这顶大帽子。

    他有个小两岁的弟弟,名叫唐国建,是青岛市市立医院的一名医生。

    回顾那段低谷期,他轻描淡写地说出三个字“扯平了”,说自己既沾了外形的光,也吃了外形的亏,但也正是从那时开始,他决心好好钻研演技。1983年,在谢晋执导的电影《高山下的花环》中,唐国强毛遂自荐扮演男主角赵蒙生,他感谢当年那些信任他、力排众议用了他的导演。

    童年,父母繁忙,常将稍大的唐国强送往姥爷家。

    除了谢晋,还有王扶林、张绍林。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央视斥巨资投拍电视剧《三国演义》,众多角色都已敲定,只有第一主角诸葛亮的扮演者迟迟没有定下来。作为周瑜候选人的唐国强当时到剧组报到,导演让他粘上胡子看一看,结果,诸葛亮的人选就这样敲定了。

    姥爷是个知识分子,早年跟随孙中山参加革命,后为生计辗转于日本和香港,去过许多地。

    王扶林眼中的唐国强相貌英俊潇洒,有儒雅之气、智慧之相,先天条件优越,他将诸葛亮意气风发足智多谋表现得淋漓尽致,尤其是把万年悲壮的孤独感刻画得入木三分。

    每天放学,唐国强会来姥姥家,完成功课后,就往姥爷书架上翻翻书,或是听姥爷讲讲他的革命故事。

    能真的将这个评价兑现,唐国强着实下了一番工夫。当时,得知唐国强要演诸葛亮后,很多人觉得他不能担此大任,告状的信满天飞,反对的声音不断,他用所有时间苦练台词、研究演技。直到样片拍完,听到张绍林对他说“王扶林看完你的表演后鼓了掌,非常肯定”,唐国强悄悄跑回屋里哭了,“对我来说,这次出演是决定我能不能走出自己和周围困境的关键,剧组的人都想把它拍好,我也深知这次表演必须成功才能赢得更多人的信任。”

    他的童年很单一,没有受到父母长期的陪伴。

    凭借塑造诸葛亮成功转型为实力派演员,唐国强也再次走上了演艺事业的高峰,并奠定了他在后期能够出演更多的历史经典人物。

    这一情况持续到他小学五年级。

    “现在想来,‘反对’对我来说其实是个好事,越多反对意见越激励我,没试你怎么就知道我不行?我能不断往前走,都是沾了这些机会的光。”

    02

    多年心愿想演吕不韦

    唐爸爸是个医生,也是个文艺青年,爱好古典文学,偶尔还画画油画和练练书法。

    如果能有机会穿越回40年前,唐国强说,他会告诉当时的自己,“我用功了”。虽然对于创作他还有不少遗憾,但也希望在今后的日子里能够把这些遗憾给补上。“无论是毛主席,还是诸葛亮,离我心中的理想都有差距,尽管到这岁数了还想再搏一下:例如六出祁山,我想25年后再磨一剑演一次;又比如《大唐玄奘》,演一个晚年的玄奘会是什么样?再比如我多年的愿望,演吕不韦,尝试一个真正能够经营国家的商人。”

    唐国强很小时,父亲就有意识地教他背诗歌,想让儿子也喜欢古典文化。

    但现阶段,他觉得更重要的是要静下心来,对角色求精品而不贪多:“把自己身体保养好,这个年龄不能继续那么活跃,贪图曝光了。观众希望你演出一个,就能给他们一个惊喜,但这个惊喜一定要沉寂锻造。”

    尽管忙碌,但唐爸爸也会抽出时间来监督唐国强,要求他每天练几页书法。

    除了对新事物的包容,唐国强对这个行业更充满了关切之心,“我最不喜欢听到抱怨。很多人问我拍戏苦不苦,长征路我都走两次了,还有什么苦不苦的?那时下雨,泥浆喷得满身都湿漉漉的,晚上冷得打哆嗦,每天拿着氧气袋赶40公里的路,还不能洗澡。记得我和刘劲有一次冲去一个炸点,远处炸来的石子砸在墙壁上又弹回来把副导演的铝杯都打穿了,拍戏多危险呀,但你必须要为之奋斗。再过三十年可能我不在了,但我的作品依然可以放映。为什么?因为它跟共和国的命运联系在一起了,我的作品具有生命力就是因为跟历史接了起来。”

    等写完后,他还会给他分析哪种笔画该怎么写,哪种笔画怎么写才好看。

    而唐国强出演的众多作品,确实如他所说,几十年过去了,依然是90后、00后熟悉的经典。

    这个每日坚持书法的习惯,因为父亲的潜移默化,唐国强一直保留到现在。

    94版《三国演义》中,诸葛亮和王朗那场酣畅淋漓的骂仗,被B站的很多UP主拿来制作鬼畜视频。最初,别人给他看时,唐国强还以为人家的电脑卡;再例如诸葛亮那句“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成了表情包,他也被冠上了“网红”的头衔。

    唐国强常念及逝世的父亲:“父亲是我整个戏剧人生的第一位导演,让我有更深的内在修养,单纯靠我,我坚持不了这么久。”

    问他会不会介意被恶搞,“演员还有什么可介意的呢,二十多年前我拍《三国演义》,好像对诸葛亮这个人物宣传并不多。倒是二十多年后,年轻人都知道诸葛亮了。我感谢鬼畜,它帮我做了宣传,好多人从这儿知道了诸葛亮,比二十多年前还要火爆。”

    父亲的这种家庭教育,也影响了他,每天再忙,都要抽出时间去陪伴子女。

    1 能否讲讲你名字背后的故事?

    “俯仰不愧天地褒贬自有春秋”,草书

    唐国强:我是1952年出生的,再往前追溯就是1951年抗美援朝。我叫国强,我弟叫国建。虽然没问过父母为什么给我这么取名,我想他们的意思就是想国家要强大,国家要建设。(你一直都很喜欢这个名字吗?)我很喜欢,以前不是还有个笑话吗?“贞观之治”打个演员名字,都说是唐国强——唐朝、国家、强大(大笑)。

    03

    2 这些年,在你所处的行业里感受到的最大变化是?

    坚持书法,让他的艺术比同龄人有了优势。

    唐国强:过去只看上座率、收视率,商业性太强了。在利益基础上宣扬正能量怎么可能?我只能说,作为一个艺术家,本着艺术良心,知道能拍什么、能演什么、要坚持什么。但现在大家更看重作品的口碑了,就像我以前说的要慢慢来,很多东西得过个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再倒回头去看,仍然经得起考验,要有这种文化自信。可能这段时间默默无闻,承受很多讽刺打击,但这条路我是坚定要走的。

    渐渐地,唐国强自发喜欢上美术,喜欢看文学。

    3 哪一个文艺作品对你影响最深?

    每期班级的黑板报,全部由他包办。

    唐国强:没有仔细去想过这个问题,每个时期都有每个时期的重点。

    小学不久,他被推荐上儿童艺术团团长一职,负责学校文体工作。

    4 有没有一个人在你遇到挫折时鼓励你,或是被你视为这个行业里的标杆人物?

    唐国强还拉过小提琴、二胡等,可他自嘲:拉得不好,不是这快料,都放弃了。

    唐国强:我很感激谢晋导演。当初我非常想演赵蒙生(《高山下的花环》男主角),觉得有太多的感受可以抒发在此,但很多人说我是奶油小生,能演吗?我心想我一直都在演军人,怎么就不能演了。我就让李秀明帮我向谢晋导演推荐,她正好在拍谢晋导演的戏,我说你跟谢晋导演说唐国强很希望能跟他学习一下。再后来我给谢晋导演写了封信,他力排众议用了我,并且谢晋导演特别善于遣将不如激将,他说,唐国强现在准备“背水一战,破釜沉舟”,就逼着我不再想三想四,破釜沉舟。

    第一次登舞台,他扮演撑着伞的大蘑菇,令台下观众捧腹大笑。

    5 作为前辈,能否给这个行业的年轻人一些建议或忠告?

    小学毕业,父母期望他上青岛二中,但自知数学偏科,考入了以文体特长生为名的三十九中。

    唐国强:都说现在敬业的演员太少,这也没办法,被商业大潮冲击的,大家更多关注的是钱和名利。作品拍出来要让大家欣赏,我们不是欣赏,很多时候只是图个热闹。这也有一个全民素质提高和引导的问题。作为演员,应该沉下心,不要被利益干扰,坚信作品好是肯定会有人看的。女演员我不敢说,但作为男演员,别人不能吃的苦,你都吃了,你才能够让人感到敬佩。要时刻谨记对自己负责,对角色负责,角色才是你的生命线,外界看你是通过角色来记录你的每一个阶段的。

    中学期间,唐国强坚持艺术,一开学,主动担任文艺委员,后来还参加话剧社。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形象英俊,身上又有股文艺范,他常常被班中女生仰慕和议论。

    04

    中学毕业,唐国强将面临何去何从。

    特殊时期,大多只有一条路:上山下乡。

    他决定毕业后,弟弟留城,自己下乡,但又不甘心,决定四处去碰碰运气。

    当初,因为个子高大,他被选进学校排球队,当了运动员。

    一次,老师说:宣传队在招人,让他和排球队的张虎一块去。

    俩人形象不错,个子又高又机灵,正合适。

    他们俩就随宣传队去部队慰问,起初跑龙套,扮演普通战士,只有一句台词。

    几场下来,唐国强突然有了兴趣,台词也逐渐被加长。

    从普通龙套,演到炮兵,后来嗓音不错,又陆续参演了其他。

    临走前,话剧团长叫住了唐国强,问他愿不愿意留在剧团。

    唐国强起初还疑惑,一副萌状:那其他同学呢?

    团长一看,笑道:你就不要管其他同学了,你愿不愿意留在我们这?

    唐国强点头,默认。

    凤凰彩票APP下载,团长:那你下次来面试吧。

    唐国强很高兴,以为自己的烦恼有了解决。

    05

    唐国强在剧团试演了一段时间。

    但不久,团长委婉表示:很好,回去等消息吧。

    唐国强知道:完了。

    特殊时期,家族有革命血统,当时的父亲被冠以“特务”的帽子,出身问题让领导不敢断然答应。

    不让他留在团里,但也时常招他来团里客串几个小角色,那时的唐国强也愿意演。

    一次,唐国强参加全国文艺汇演,台下正巧来了三个军区的文工团领导。

    领导们对台上的小伙子很欣赏:外表英俊,声音不错,演出认真。

    四处打听这人,决定招他进去。

    可一拿到档案,就打退堂鼓,坦言:小伙子不错,但家庭成分还是要先弄好。

    特殊时期,靠家庭成分来安排你的未来,没有人能逃脱。

    尽管有才华,有能力,但首先要参考家庭成分和政治信仰,像唐国强家庭成分不好的青年,当时受到的打击很大。

    这一经历,曾让唐国强一度忧郁,成了愤青,但他也懂得要珍惜每次能得到的机会。

    06

    1970年,中学即将毕业,唐国强有幸被分配到街道铁架厂。

    可他又不愿放弃艺术,不肯,想演戏。

    上世纪,工人阶级地位待遇高,而演戏常被人嘲讽,地位低下,又没前景。

    父亲想儿子不去当工人,就子承父业,自己有路子,可以帮他。

    两人大吵一架,僵持中,唐妈妈很开朗,劝说:孩子喜欢,就让他去做喜欢的事情吧。

    最终,父亲无奈妥协,叹道:路你自己选的,干就要干好吧。

    唐国强反抗成功了,但他依旧看不清自己的未来。

    幸运地是,青岛市话剧团来学校招人,招生老师见前方有个男生不错,邀请他来试一试。

    机缘巧合之下,他被破格录取,进入了青岛市话剧团。

    这一干就是五年,这五年,他通过努力,成了剧团的骨干。

    几百场话剧表演下来,让他在当地小有名气,也被人赏识。

    07

    1975年,八一厂筹备《南海风云》,四处挑人。

    23岁的唐国强小有名气,顺理成章进入他们的视野。

    可话剧团不干,演员出去拍戏,怕他们再也不回,也影响整体排练。

    《平原游击队》剧组也找他,让他演李向阳。

    唐国强推辞形象不对,且剧团不放人,推荐同团李铁军。

    李铁军被剧组找去,有前车之鉴,他故意隐瞒演戏,剧团在盯唐国强,没注意,就同意外出。

    李铁军老师扮演李向阳

    不想《平原游击队》大获成功,惊动中央,鼓励这种演员多多出现。

    而李铁军回来后,描述拍电影好玩和有趣,让唐国强心里痒痒。

    尽管电影有较长发展,但对普通人来说,电影遥不可及,充满神秘。

    唐国强百般恳求,写信坚持,也因为《平原游击队》的成功,剧团思索再三,同意放行。

    不出所料,唐国强一演电影,就再也没回去了,剧团大呼: “被骗”。

    08

    车马劳顿后,唐国强来到八一厂,前来面试。

    导演一看他,笑问:“小唐,你会潜游吗?”

    唐国强生长在海边,自觉可以,又不知导演用意,打包票:“行,我可以。”

    导演,又试问:“那你可以潜多深?”

    唐国强没多想:“一口气,二十米,没问题。”

    憋足了气,通过面试,被挑中扮演男主角——舰长 于化龙。

    处女作就是主角,很幸运,然而事情并不简单。

    早年电影,因为少,又有中央支持,剧组肯花功夫,一部影片至少肯花半年以上的体验和拍摄。

    拍电影前,演员们会被集中起来,干什么?先要给全体一个下马威。

    当天下令:全体去榆林港体验生活,磨磨锐气,好适应。

    第一天,大家上船,出广州湾,逛一圈,就发现不对。

    船在海上摇摇晃晃,演员们东倒西歪,吐了一地。

    唐国强心想演舰长,怎么着也不能吐,就站在船头死扛,浪花拍打。

    一小时还行,可一知道还要七八个钟头,唐国强也忍不住了,躲进舱门,刚招呼“挪一下地”,一张嘴,吐了一身。

    完了,唐国强心想。

    如果每天这样,这身体一定扛不住。

    果然,剧组折磨演员们,变本加厉。

    09

    最厉害的一次,舰队从榆林港出发,要到西沙的永兴岛,航线更长。

    航线过长,有经验的人就劝:吃些珍珠粉,治晕船。

    结果那天,一出大海,海风刮得起劲,颠得船直打冷颤。

    刚刚还谈笑风生,下一个画面,大家扶着栏杆往海里吐,人群中还包括船上有经验的海军。

    到了深夜,十几个小时下来,本该适应和安稳,谁料想,船越晃越起劲。

    唐国强爬起来,听甲板上水手在忙碌,一打听,原来是船的发动机坏了。

    茫茫大海,只有一梭小船在四处漂泊,求助无援。

    无望中,唐国强对海充满了敬畏。在海面前,人永远是渺小和孤独的。

    他想到的是那个他曾经经历过的时代。

    满天星辰,一轮满月,可没人去赏,床上的人都吐得没力气了。

    一晃醒,唐国强会把头伸出圆形窗口,向外猛吐。肚子没东西了,就吐黄水、胆汁,吐到精疲力竭。

    直视汹涌的海面,他脑海中有个想法:跳下去,遭罪干嘛。但忍住了。

    好不容易熬到清晨,打铃,表示船到港。

    剧组人员,你扶着我,我搀着你,上了码头,趴在岸边,谁也没力气再动嘴皮子。

    舰上的老鼠,一看没人,全体出动,窝在甲板上,瑟瑟发抖,不幸上了贼船,它们也晕,也冷。

    风雨无阻,体验生活,折磨一环套着一环。

    几个月后,剧组的下马威结束了,要开拍了,困难才刚刚开始。

    10

    在海上,戏要磨,时间拉长,导演会提前告诉大家:哪几个星期要拍海上,准备好。

    当晚,唐国强失眠,翻来覆去,想着拍戏真不值得。

    (注:当初拍片,体制的拿工资,临时没片酬,唐国强老师是在拍《高山下的花环》才拿到第一个500元片酬)

    而其他人也一样,早晨刚吃完,一开拍,船一动就吐,他们戏称”交公粮”。

    大家甘愿只吃几块饼干,吃的时候,还不能看海,否则又吐,长此以往也不是个事。

    唐国强想了一个怪主意:看天。

    在海上,船上的东西都在动,只有天是蓝的,蓝天白云差不多。

    本文由凤凰彩票app下载发布于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唐国强:超多剧中人物自身还想再演二遍

    关键词:

上一篇:为自己活一次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