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凤凰彩票app下载 > 舞蹈 > 【青春】这一秒的微笑(4)

【青春】这一秒的微笑(4)

发布时间:2019-10-03 16:02编辑:舞蹈浏览(118)

    返回目录                                    上一章:舞蹈社

    返回目录          上一章:复试



    第三章闪过的记忆

    第五章 相见恨晚

    夜幕降临了,一轮新月挂在天空。很多人都喜欢满月,因为它象征着阖家团圆。而笑月最喜欢的是新月,因为它像自己手上的胎记,也像这夜空的笑颜。

    薛奇对舞蹈社的要求是宁缺毋滥,这次破格多收了2名学生,老师们都很感到意外,对这两个女孩也是另眼相看。“大家今天辛苦了。舞蹈社的训练从下周正式开始,咱们社团的训练是很严格的,每周5天,如果遇到比赛,还可能要连续训练,甚至加班加点,大家做好心理准备。”李老师跟大家介绍着舞蹈社的情况。薛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最美的自己……”笑月脑海中回荡着这几个字,做了一个美美的梦。

    “给各位介绍一下舞蹈社的学姐们,这位是……”李老师依次介绍着,“好,那今天大家都辛苦了。拾好东西就可以回去了。”

    梦中,笑月回到了自己小时候。小时候的她,不愁衣食,生活无虑,从没想过舞蹈以外的事情,音乐和舞蹈以外的事情也从来入不了这位大小姐的眼。起初对舞蹈的认识就是妈妈的琴声,只要妈妈拉起大提琴,她就会闭上眼睛仔细聆听,没一会儿手脚就会不自觉地舞动起来。最夸张的是,刚刚学会走路的笑月,听到音乐也会有节奏的踩起点来。席音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当然事事以她的喜好作为前提,看到女儿如此有天赋,又如此的喜欢舞蹈,很小便送她去学了专业的古典芭蕾。

    5个入选的学生有4个女生,除了笑月和宁语外,还有初试时的应巧儿和徐欣。只有一个男生,是化学系的风扬。大家高兴地相互认识着。

    练习芭蕾可不像表面上那样光鲜亮丽,其过程是十分辛苦的,特别是的基本功,既枯燥又痛苦。第一次穿上芭蕾舞的木头鞋联系站立,一站就是半天,小脚趾磨破了皮。好了还要继续磨,有时没好也要磨,脚趾粘连着小袜子,疼的不敢脱下来。一次次的旋转,一次次的摔倒,笑月都在母亲的爱抚下,含着泪光忍了过来。时光和努力是最公平的,笑月用自己的努力换来了美丽的光环。7岁时的笑月已经在同龄的孩子中脱颖而出,她的天分、努力、身姿,为她赢得了一枚枚奖章。

    “风扬,好像就你一个男生耶。”应巧儿打趣说。

    一觉醒来,这奖章像是海洋的泡沫,遇到光线便消散不见了。

    “好像还真是,我刚才看也都是学姐,不知道是不是有学长没来。”风扬不好意思的抓抓头,“以后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妈,我走啦!”笑月一边往嘴里塞着早饭一边往外跑。

    “咱们都是新生,是互相帮助。”徐欣开心地说。

    “不吃早饭啦?”席音话音未落,笑月已经跑到了巷口。

    “林笑月,你也真是厉害,居然敢跟大名鼎鼎的薛奇对上。我虽然是男生,也没有你勇敢。”

    “快走快走,快啊!”

    “嗯,太佩服你了。”

    “晚了就看不到了。”

    话茬突然转到笑月身上,弄得笑月有些不知所措。

    一群看着年级差不多的女生,疯狂地向校门口跑去,嘴里还在碎碎念着什么。

    “先走了,祝你好运。”还没等笑月回过神,大家就纷纷离开了。笑月摇摇头,也不愿多想,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

    哐一下,一个女生从后面撞了过来,头也没回向前跑去。

    “谢谢。”

    “喂……”笑月捂着肩膀想要喊住她,那女孩已经消失在人群中了。“什么事儿啊,急成这样!”笑月嘟囔了一句。

    笑月一惊,抬头看竟是宁语站在身边。

    “企管系的言树,这你都不知道。”一个短头发穿着很酷的女生走过来,手肘搭在笑月的肩膀上,嘴里叼着棒棒糖,很不屑地样子。

    “为什么?”笑月很疑惑。

    “言树……”笑月重复了一下,若有所思。

    “没什么,反正,谢了。”宁语没有解释,转身离开。宁语觉得,不管初衷如何,笑月毕竟是为自己争取了进入舞蹈社的机会,想感谢一下她,谁知这个神经大条的小姑娘居然不知道为什么。不善言辞的宁语也不愿多解释,只得离开。

    “对啊,能让全校女生疯狂的,除了他还能有谁。长得帅,家世好,切,有什么了不起。”

    “雷肖!”笑月突然出现想吓唬雷肖一下。

    笑月疑惑地点点头,又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女生。女生个子比自己略高一些,也属于瘦高型的。额头前斜梳着刘海,刘海略长,后面的头发却推的很高。露出的耳朵上,耳骨和耳坠接连码了一排银色的骨钉。身上穿着非主流的黑色流苏皮衣,肩上斜挎着一个大大的圆筒包。如果换成琴箱或是吉他,笑月一定认为她是哪个地方的驻场歌手。“你……不去?”

    “唉呀妈呀,吓死我了。”雷肖拍拍自己的胸脯,装作被吓坏的样子。

    “那你怎么不去啊?”女生戳了一下笑月的脑门。两人相互看了一眼,不知哪股气流通过噗嗤都笑了出来。

    两个认识了一天的小伙伴意外的默契。

    “你好,我是文学系一年级的林笑月。”

    “小林子,你今天跳的不错啊。”雷肖挎过笑月的脖子,细着嗓子开玩笑。

    “你就是那个穷学霸啊?”

    “谢皇上夸奖。”笑月也细着嗓子回应。

    “穷学霸?”

    “说真的,你真跳的挺好的。我虽然不懂这文绉绉的东西,但是我看台下那帮人都看傻了。”雷肖正经起来。

    “哦,不,不是。”女生挠挠头,眼角和嘴角挤到一起,又皱皱眉头,磕磕巴巴地往外蹦出几个字。“那个,她们,乱,乱叫的,嫉妒,嫉妒,呵呵。”

    “哪有那么夸张。”

    笑月疑惑的张着眼睛。

    “真的……”俩人一路聊一路走,好像有说不完的话题。

    “嗨,就是,你不是全额奖学金么。这儿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就你一个没钱,靠成绩,放在一般学校叫学霸,在这儿反而都看不起你,所以叫你穷学霸。刚才一不留神……不好意思啊。”女生看自己蒙混不过去,干脆直说了。

    “你一会儿去哪儿?”眼看着要走到校门口了,雷肖丝毫没有分别的意思,笑月不禁问了下。

    “哦,原来是这样啊。”笑月的手一直伸着,微笑着又说了一遍:“你好,我是文学系一年级的林笑月。”

    “你去哪儿?”雷肖反问。

    “哦,你好,我是企管系二年级的雷肖。”说着一只手赶紧握紧了笑月的手,另一只还在来回搓着脖子后面的发根。“你的手?”因为刚才的话,雷肖显得很过意不去,眼睛不自觉地往下看。说着也把笑月的手往右翻了一下。

    “那要不?去我家?”笑月试探着问。“只是我家很小,不知道……”

    “这是个胎记,像笑脸不。”笑月正经地摆了一下手的方位。

    “好呀好呀。”雷肖打断了笑月的话。“本小姐啊,就是时间多得很,没事儿去民间视察视察,也算是功德一件嘛。”

    “嗯,还真像。你这人还挺有趣的。”

    “得嘞。”笑月笑着应和了一下。俩人便一同朝弄堂深处走去。

    “你也是啊,爽快。不过你怎么知道我那么多事情?”

    “这就是我家了,这边住的是刘阿姨,他老公和儿子都经常不在;这边是李奶奶和张大伯。”笑月一边介绍,一边往里走。

    “这可是南江啊,这个,可比什么狗仔的消息都快。”雷肖拿出手机,给笑月展示学校论坛。每个人的身世背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网,每天发生的校园新闻,校花校草排名,事无巨细。

    雷肖虽说不比其他大家闺秀那样娇生惯养,但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大杂院不免还是充满了好奇。她张着两只大眼睛到处看,院子里的小盆栽,光秃秃的水龙头,屋门前的纱帘,雷肖都得去摸一摸才罢休。笑月看着雷肖无奈地笑笑,拉着她赶紧进到屋里。

    两个人嘻嘻哈哈地聊着,不知不觉走到校门口。校门被围得水泄不通。人群中停着一辆黑色的加长型轿车。几个黑衣保镖站在车门外维持秩序。随着人群更加鼎沸的声音,车上下来一位男生,穿着并不华贵,简单的衬衫配上制服裤子,和这气氛比起来显得有些朴素。远远地看不清男生的长相,只觉得这周遭的纷乱与他并无关系。一阵秋风吹过热闹的人群,女生们有的紧了紧丝巾,有的捋了捋头发,而这男生没有任何反应,好像是这风特意绕开了他的周身。

    “妈,我回来了。”笑月喊着。

    “喂,看什么呢?你不会也跟她们一样吧?”雷肖看笑月有些出神。

    “月儿回来啦。”席音急忙从屋里走出来。“这位是?”

    “没有,只是……”笑月欲言又止。

    “阿姨,您是笑月的妈妈啊,长得实在是太漂亮了、太年轻了,要是走在路上,估计认为您是笑月的姐姐呢。”雷肖嘴上像抹了蜜,机关枪似的说了一大串。“阿姨您好,我和林笑月同学念同一所大学,我叫雷肖。”

    只是,虽然时间过了很久,笑月仍然依稀记得,小时候有一个小男孩,也叫言树,虽然长相家世无一不吸引着众人的目光,但不论何时见到他,都像现在一样,觉得周遭的一切与他无关。

    “妈,她是我今天早上刚认识的学姐,企管系二年级的,人很好的,今天还去给我加油了呢。”笑月补充道。

    凤凰彩票app,第一次见到言树,是在父亲的商业宴会上,只有短短几分钟的时间,笑月对他的印象只有“酷酷的”。后来由于父亲的关系,经常会和爸爸妈妈一起言树的家里去。父亲们聊着生意,母亲们话着家常,没有人会太在意小孩子。

    “哦,那快请进,别站在这儿说话了。家里地方小,你别介意啊。”席音赶紧招呼着两个孩子进屋。

    “你叫言树?你在看什么呢?你为什么不说话呢?”无论何时,言树总是独自一人拿着书,屏蔽了周围的声音,认真安静的阅读,不管笑月怎样和他说话,他都没有反应。

    “阿姨,瞧您说的,这小有小的好处,温馨。”雷肖也不见外。

    笑月觉得无聊,总是东瞧瞧西看看。有一次,刚刚下过雨,院子的空气十分新鲜。笑月趴在玻璃床上看到院子里有蝴蝶飞舞,兴奋地冲了出去,结果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幸好被言树一把拽住,俩人一起滚到地上。顽皮的泥土把俩人变了个样,小脸上黑黑一片,看看对方,两人都不禁笑了起来。那是笑月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看到言树笑,那笑容很灿烂,笑声也很清脆。

    “那我先去忙,你们聊。”席音转身去了厨房。

    再后来,由于家庭的原因,笑月离开了她熟悉的豪门大院,远离了这样那样的商业宴会,也再没有见过言树。在笑月的印象中,这个男孩在酷酷的表面下有着一颗炽热的内心。一晃十年过去了,笑月从没想过会在这样的场合下听见一个一样的名字,遇见一个一样酷酷的男生。“也许只是巧合而已。”笑月心里想着

    “妈,晚上雷肖在家里吃饭。”笑月一边应和妈妈,一边推着雷肖往屋里走。“来,这是我的小屋,请进。”

    “喂!喂!林笑月!”雷肖用手在笑月眼前一直晃。“你这是怎么了?”

    笑月的闺房只容得下一张床和一个书桌,收拾的十分整洁。床边是一扇明窗,窗台上放了一个小小的跳舞娃娃。屋子里没有什么多余的地方,墙上打了些隔断用来放东西,衣服也很少,都整齐的挂在衣架上,书桌上满满堆着关于舞蹈的书籍。

    本文由凤凰彩票app下载发布于舞蹈,转载请注明出处:【青春】这一秒的微笑(4)

    关键词:

上一篇:喜欢的五部运动番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