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凤凰彩票app下载 > 戏剧 > Singapore情缘 13

Singapore情缘 13

发布时间:2019-11-08 18:23编辑:戏剧浏览(154)

    狮城情缘 目录

    第十三章 离婚挽歌

    “ 哇!好漂亮啊!我若住在这栋房子里,肯定每天笑着醒来。” 宝儿站在玄关处睁大眼睛说。

    “ 行了!也就住的前几天会开心,审美也有疲劳的时候。”

    宝儿说我是人在福中不知福,如果她有这么一栋大房子,绝对天天开派对,不像我,小气的很!

    我想起郑之龙,除了必要的客人外,轻易不肯让人进入这栋城堡,遑论开Party,  那是犯大忌。

    “ 妳随便看看哈!我泡壶茶,龙井还是香片?” 我问。

    宝儿答随便,然后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似地上楼去。

    ————————————————

    “ 媛媛学姐,我越来越羡慕妳了,人生开挂指的就是妳这种人。”

    我们喝了多久的茶,宝儿就赞美了多久,连一块瓷砖、一片玻璃,在她看来都美的无懈可击。

    “ 如果我说家里没请女佣,我得将上班以外的大部分时间都耗在维持这个家的干净、整齐上,妳还会羡慕我吗?” 我问。

    “ 怎么会?” 她皱起眉头,“ 请个阿姨也就一千多元新币,不贵的。”

    宝儿不知道我家每月的开销得控制在一千元新币上下,多了老公会过问。

    “ 呵呵!是不贵,” 我打起哈哈,“ 平常少运动,刚好做家务活动一下筋骨,妳说是吧?!”

    我们又聊了些无关痛痒的八卦,宝儿忽然提到汪医生,说感觉那人不排斥她,她还是有希望的。

    “ 何以见得?” 我太好奇了。

    “ 他不介意我用他的电脑上网,而且吃我削好的苹果…”

    “ 这…不是很寻常吗?”

    宝儿说我不懂,使用电脑、吃她递上的苹果的确没什么,但汪致远不仅把电脑密码告诉她,还用含情脉脉的眼神看她削苹果,所以她认为未来还是有戏的。

    含情脉脉的眼神?这不是戏剧里才会有的情节?难不成汪医生也来这一套?他看起来不像会做戏的人呀!

    我想起自己索来的吻,也许别人会认为醉酒做的事不算数,但只有自己心里清楚,我是三分醉意,七分清醒,换个尖嘴猴腮让我试试,我肯定掩面而逃,更别说打啵儿了?然而…为什么汪致远不拒绝?

    “ 医院里那么多医生,为啥独看中姓汪的?” 我问起宝儿这个重要的问题。

    她答“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虽然新加坡的华人居多,好几代以前也来自中国,但毕竟受过不同文化的洗礼,话都讲不到一块儿去,而且汪致远的长相好,带出去特有面子,不像郑…

    看宝儿捂住嘴巴,我知道她指的是郑之龙。

    “ 我知道自己的老公长得丑,但我也不是沉鱼落雁之姿,所以彼此彼此。”

    “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她吐了吐舌头。

    “ 没事,” 我起身去拿钱包,“ 这是昨晚的酒店钱,谢谢妳送我上酒店。”

    凤凰彩票官网app下载,宝儿默默收下,然后说时候不早了,她得赶最后一班地铁。

    我没挽留她,陪她走到大街上。

    ———————————————

    即便是丑老公,也不保证安全,外面的莺莺燕燕看的不是皮囊而是钞票,偏偏老公有很多很多的钞票,这是很大的闪光点。

    此时的我也感到压力山大,他是逢场做戏还是来真的?我该如何面对归来的老公?是假装不知情还是河东狮吼?

    就在心烦意乱中,我将三道菜端上桌,当老公进门时,我正面对还冒着热气的晚餐发怔。

    “老公回来了,怎么不拿双拖鞋过来?还非得我喊。” 郑之龙站在玄关处发火,即使拖鞋就在他脚边不远处。

    我噢了一声,勉为其难地走过去。

    “ 不知妳成天都在想些什么?老公辛苦工作回家也不知迎接!”

    我把到嘴反驳的话压下去,崔媛媛,耐心点儿,还不到摊牌的时候。

    郑之龙穿上我递过去的拖鞋,转身走向洗手间,总是这样,他认为外面脏,进门一定得洗手。

    “ 就吃这些?” 他回到餐厅坐下,“ 好歹颜色均匀些,怎么感觉血淋淋的?”

    我猛一瞧,西红柿炒鸡蛋、糖醋鱼、酸辣白菜,三道菜都红火一片,难道潜意识当中我认为今晚会刀光血影?

    “ Shit. ” 老公将嘴巴里的食物吐出,“不是让妳别在西红杮炒鸡蛋里加糖?”

    我加了吗?也许迷迷糊糊当中错把糖当盐了。

    郑之龙接着将筷子伸向糖醋鱼,很不确定地戳了戳,再夹一片白菜入口,很快下结论:“ 鱼肉底层是生的,只有酸辣白菜还可以吃,妳是怎么了?傻了还是笨了?”

    “ 是傻了笨了,” 我冷冷地答,“自己选的老公在外面偷腥,回来还趾高气昂,我…受够了!”

    “ 偷腥?神经病!谁偷腥来着?说话得有凭有据!”

    好呀!不到黄河心不死,到现在还想耍赖?我遂把尾随他到机场,看见他摸一位长发披肩女人的屁股一事说出。

    “ So? 这只能证明我有咸猪手,不能证明我出轨,完全两码子事。” 他毫无愧色地答。

    啥?简直是睁眼说瞎话,我气不打一处来,反问他若我和别的男人亲嘴,是否只能证明我作风海派,不能证明我浪荡?

    “ 妳跟男人亲嘴了?” 他虎着眼。

    我想到与汪致远的激吻,一分神,没及时否认。

    “ 果然亲了,妳这个不要脸的贱货!”

    他伸手想打我,被我躲掉,让他更加愤怒,扑上来就是一顿好打。如果我没反抗,情况也许会好些,偏偏我反击了,所以被揍得更惨,而且连脸也遭殃,因为跌倒时撞上桌角,额头起了个大包,还因大声呼救又死不上楼,嘴巴被老公强行塞入抹布,拉扯中,嘴角裂开一个口子…

    “ 说!跟妳亲嘴的是哪个不要命的?”

    此时的我头发凌乱,伤痕累累,即使抹布被拿开,我也没力气喊叫。

    “ 没有,没有人和我亲嘴。” 我气若如丝地说。

    “ 崔媛媛,妳肚子里有几条蛔虫我会不知道?妳肯定亲了,还是承认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我问他要不要也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人事说他请的是事假,压根儿不是出公差,这作何解释?

    他答生意上的事,说了我也不懂,要不是怕我误会,他也不会撒谎,又说男人在外工作多辛苦,女人在家就得多体谅,哪有趁老公不在和别的男人勾勾搭搭的?这在古代会被行木马刑,即在木马背上竖起一根大拇指粗的尖木桩,直刺女犯的下身,随着木马的前行,那根尖木桩也一伸一缩,让女犯鲜血直流、痛不欲生…

    我知道自己的老公是传统的大男人,但没想到他的脑子还停留在那么久远以前,简直是食古不化…

    “ 郑之龙,我受够了这一切,不管是木马刑还是五马分尸,I don't care. 只求你放过我,我们…我们还是离婚吧!”

    这是我第一次提“离婚”,老公闷不吭声地直视我,那样子像是要把我活剥生吞了。

    我低下头去,躲开他眼里射出的箭。

    “ 告诉我,那个要妳离婚的男人是谁?”

    我还能听见从他牙缝里发出的声音,嘶嘶嘶的,像蛇在吐信。

    “ 没有这样一个人,而是我真的受够了,再也不想过非人的生活…”

    “ 妳要想清楚,离婚的女人难再嫁,也别想从我这里捞到一分好处,更别想要绿卡,因为我会尽一切办法将妳轰出新加坡,等着瞧!”

    提到绿卡,这也是我耿耿于怀的地方,外国人想通过当注册护士申请永居身份得有做持久战的心理准备,尤其大选过后政府表态要收紧移民政策…

    “ 不要紧,结婚后我直接帮妳办护照,拿着新加坡护照,到哪儿,哪儿方便…” 当时郑之龙是这么跟我说的。

    然而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半年过去了…我拿的还是工作签证。

    “ 我总得观察观察妳,很多女人为了一本新加坡护照假结婚,我得确保自己不是那块跳板。”他是这么解释的。

    如今他又以办绿卡为谈判的筹码,威胁离婚就不给办,是可忍孰不可忍?

    “ 不论护照还是绿卡,我通通不要,即使遣返回中国也无所谓,只求你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我可以净身出户。”

    没想到我毫无原则的退让反倒让郑之龙更加确认我做了对不起他的事,否则懦弱的我不会如此决绝…

    “ 没有…没有这么一个男人…是你…是你想出来的,拜托别打我,别打…我肚子疼…”我边后退边苦苦哀求。

    —————————————————

    疼痛每几分钟就找上我,这次的下手力道比前几次都来的凶猛有力,我以为自己会因此挂了。

    也许因为提到离婚的缘故,郑之龙没像往常一样帮我上药、向我道歉,而是任凭我躺在冰凉的地砖上度过一夜,完全不加理会。

    “ 早餐呢?” 老公边扣衬衫上的钮扣边下楼来。

    “ 马上。” 我猛的站起身,马上感到一阵昏眩,赶紧扶住墙壁。

    “ 别装了,” 他对着玄关的穿衣镜边打领带边说,“ 我们的事还没完,除非妳道歉并且告诉我那人是谁,否则天天有妳罪受。”

    我忍住泪水、咬紧牙关,然后像只战败的鸡,有气无力地走向厨房…

    下一章 扬长而去

    本文由凤凰彩票app下载发布于戏剧,转载请注明出处:Singapore情缘 13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