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凤凰彩票app下载 > 戏剧 > 捷克行为艺术双年展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捷克行为艺术双年展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发布时间:2020-02-01 13:44编辑:戏剧浏览(63)

    捷克行为艺术双年展

    时间:2013年10月29日至31日

    策展人:JiriSuruvka

    应捷克行为艺术策展人JiriSuruvka的邀请,我和韩啸一起前往东欧参加展事。计划26号我们从北京起飞,经莫斯科换机到布拉格,再转车达捷克的Ostrava。

    刚一到北京机场就不顺利,我们的飞机晚点了,这样我们在莫斯科的转机就要会误点了,好在机场给安排换了另一航班的飞机,只是我们的商务座位变成了一般的经济舱了,这是我第二次又错过了奢侈座位,可是不久又短时享受到了这个待遇,从莫斯科至布拉格转机有一个小时的飞行,人们都走到后舱去了,头等舱内空荡无人,只有我们俩坐在头等舱中,我们每人坐一头,男女服务生专门厚待我们俩人。

    下飞机,我们拿不到旅行箱,得到通知说它们次日分两次到达。次日稍晚,机场把箱子送到布拉格我们住的旅馆。显然我们的箱子中有一个箱子因可疑在海关扣下过,那是韩啸装有活物-两个蝈蝈的箱子,箱子显然被橇开过又合上的,可是蝈蝈还在,并安然地活着!这个我们弄不懂,为什么海关发现了不对劲,还照样还给我们,大概是路过苏联的海关,也不入境,与他们的国家危安无痒,或是为了省事就算了。

    韩啸带了俩个小伙伴两只蝈蝈一起东征

    两日后我们搭火车去Ostrava,Ostrava可称为捷克第三大城市,在过去它的地位一定更重要,有钢铁,大工厂和矿产。如今这个城市如同一个废弃的大工厂,到处是高耸但已安静下来的巨大钢铁造型。我们的行为艺术节就在这样一组组钢铁造型之间的一个空间和外围展开。

    来到VP1旅馆就见到策展人JiriSuruvka和他的能干的女助手Denisa,她正在桌上手写地址并画出路线图在名信片大的活动请帖上,路线图是指晚上艺术家聚会的酒吧Krizanke,她将其发给每一个艺术家,大家拿到它在想,她这样做是否就是在完成她的行为艺术!

    喜遇Peter和OmarGhayale,Peppe,一起结伙到城里吃皮萨,Peter住在阿姆士特丹,他有两个孩子在养,挣钱的事有点辛苦苦 Omar是个做戏剧出身的,他选择移民住在瑞士,Peppe自称是专业行为艺术家,他享受芬兰政府给予的福利,每月能领到了1500欧的补助,这钱足以让他不愁生活,还可以专心于喝酒做行为艺术,有时还可向艺术基金申请出国表演交流的赞助!如此这般,芬兰真是艺术家的天堂了呀!

    晚上我们到达了Krizanke吧,那已坐满了艺术家,早在策展人给艺术家的信中就提到,大家在那集会,讨论次日作品施行方案。每个人好像都在抽烟,烟雾迷漫得让我无法呆下去。

    29号的开幕式是在Countymuseum举行,此建筑物是城市画廊,在它的门外早已放置了一辆从波兰开来的中巴,一个乐队盘踞于此,他们在车顶摆上了乐器,带头的戴白色礼帽的西部风格的朋友对人特别热情,他向我们打招呼,并请我们参观他们的花俏的音乐车内部,那里面色彩纵横装满了乐器和道具。

    策展人JiriSuruvka首先发言,放映了一段一个艺术家的行为作品视频,我认出这位是波兰住纽约的艺术家PeterGrzybowski的形象,去年我们还在波兰最大的行为艺术节相遇,他的行为用多媒体综合形式展开,他用高尔夫球拍打碎一个接一个灯泡,的确是波兰精神加美国作风,给我留下深刻印象。Jiri说我们大家记念这位刚去世的朋友,他不久前得了癌症很快就走了,去年还很健康的人,中间还常在电邮中接到他做展和各种活动的迅息,如此活跃的人就这样消失了?!你不得不感叹,人生的脆弱!

    Jiri宣布行为艺术节开始。

    第一个表演的是波兰艺术家PawelKwasniewski,他讲述着一个与来此城有关的故事,重复着幽默,反复在墙上画出三条线,先是地平线、再加上海平线,最后又加上一线天空。他是以重复加深印象,让脑子浮现出他指定的画面。他最后拿出一叠盘子,不时地在一句话后摔下一个,碎在地上,他拿起小标签在碎片上做着记号,随后又说着诗句,说到第八句,说第九句也相同于前一句,第十句也不会有什么,就到此结束。观众围着观看,表情都是很专注,表演结束时响起出一片掌声。

    第二个表演Denisa宣布在另一边的大厅,人们全部由一边流向另一边,我和韩啸较晚过去,位置已坐满,我们只好在里圈的地上坐定,人们在等待,我们也在等待,这时MilanKohout向我们示意,我指着自己,证明他是在指我们,大家都在看着我们,原来该表演的是韩啸了,按计划他该是第三个表演的,我们也就没在意,报节目都是用捷克语,我们当然就不知了。这时,我们醒悟过来,韩啸回到小厅去取道具,我站起迅速整理出一个靠墙面的空间,摆上一个白木台子,清理了一下周边。

    韩啸用英语介绍他从医从艺的经历,解释他的作品的想法。

    韩啸的作品是吉-艺术家为自己整容,他要自己给自己动手术,在自己的鼻梁上填充一下恶运标志的断命纹,这也是在中国命相中不吉之征。他沉稳地走到大厅中,用英语介绍他的生活,我很惊讶他的英语居然说得那么好!他说到关于他做为职业整容医和从事艺术创作的经历,直到他最近出国之前在UCCA做过的为自己移植头发的作品,加上这次将在此进行的给自己整容,关于吉这个作品的创作和有关中国的习俗,相书等等,我惊奇这么复杂的谈话内容他可以一直用英语不紧不慢地说下去,他冷静地态度让你对他充满信心。之后,他走回了台子边,将一个站立的镜子摆上,这是他自己特制的站镜,他又从箱子里拿出各种手术需要的材料,摆满了台面。他用一个浅兰色带有一点白花纹的毛巾包起头,他对着镜子开始他的手术工程。他在鼻根注射玻脲酸让其增高3毫米。人们睁大眼看着,全场寂静无声。他动作麻利,富有节奏,在最后的停顿下,他示意结束了手术,艺术家的自信自制的精彩表演获得全场热烈鼓掌!表演结束后还围上来许观众,人们带着好奇又惊讶的表情与他交谈。

    韩啸《吉-艺术家为自己整容》

    这时我看到我的朋友DariuszFodczuk向我走来,我们拥抱,他从波兰来的,我向韩啸介绍他去年请我去他的家乡参加行为艺术节,我们都知道明年彼此还要在台湾再见面,同时参加叶子启的在7月的行为艺术节。随后他告诉我可以到外面看捷克艺术家Martin的表演。

    Martin是个高个头的捷克艺术家,他站在一个教堂的铁栅栏边,天气已暗下来,他用捷克语非常随意地讲些什么,他在时而进栅栏时而又出来,后来他领着许多志愿参加体验的观众越过栅栏躺在教堂边的土坑中,人们一个挨一个地躺下来,似乎一起在抵抗寒冷的夜晚,他们静止不动。后来问起一个朋友得知,Martin的作品是让人们回忆大屠杀的感受。

    接下来大家走二个街区到达一家画廊,这里正有一个展开幕,是女艺术家LenkaKlodova的个展,地上躺着三个翻制的祼女,其身上架有供人行走的木板,墙上挂有一系列物件和二张照片,照片上艺术家的脸长在了屁股上。策展开幕式仍然是Jiri在发言,另外还请了一位流行女歌唱家,她对着麦克风唱了几首有点离奇怪味道的歌曲,她的噪音有点特别。

    晚上我去了主场地找到助理Denisa问清了我表演的时间和地点。也领到了出场费2百欧。韩啸拿到钱开玩笑地说值得庆祝,这是他第一次通过艺术挣到的钱。

    30日2:00pm,JosefJuhasz在城市中心做行为。Josef是今年9月在塞尔维亚行为艺术节遇到过的当地艺术家,他住在贝尔格来德。他上次在大街十字路口的行为是将自己的头埋进一个桶里,这桶里装满了细沙子,他这样掘着身体保持不动,准备一个小时的,可只做了30分钟这停下了,当时他让我帮他倒沙子埋他的头,近而我也帮他拍了20分钟的录像。

    由Josef的启发,我也想次日在大街上做我的行为,从开幕式的美术馆,经过城市,再上电车伴着不时的鸡叫,或路人的互动一路走到主展场。后来由于情况的变化又省略了,改成了马上做。我从午后3:00开始走出旅馆,通过废弃的工厂缓缓走向DulHlbina,到达展场时还差10分4点。我已在场外艺术节醒目的Malamut大牌子上吊上了那只黄色的张口大叫的鸡。

    4:00pm在DulHlbina开始行为表演。先是Josef的隔离,利用现场找到的连接式大木盒部件,由两个助手将木板叠加组成盒子,将他封闭在其中。他在里面开始间隙性地敲击木板,由轻到重地不停地敲击出响声。边上摆的两排凳子开始有人坐上去了,更接近发出声响的木箱,听敲击的节奏,时间过去了许久,大约20分钟了,敲击仍然持续不断,并且声音没有了节律地在加重,没人知道这会啥时结束,人们开始烦了,有人上去将木板拆下,这时,我们才看到他是用头在一直敲击的。如果没有人撤掉木板救出他来,他会一直这样敲下去的,我们看到Josef一直是用头在敲打木板的,他的头正中天堂处已红肿并浸出污血了!当人们把所有的木板拿走,他安静地直行走过人群,消失掉了。他的行为感动了所有在场的人。

    接着是芬兰的酒鬼PeppeRosvik上场表演,他的眼圈很黑,为了做行为,白天憋了一天不喝酒,这显然与平时的状况不同,他脸上浮现深沉的表情,你真难以相信是他。他脱掉外衣,换上一个白衬衫,拿出一把玫瑰花,用一筒黑色喷料对着胸口喷,玫瑰花变成了黑玫瑰,黑色也同样弄黑了他的胸口,绝望中,他的心也就变黑了。他开始辙花瓣落于地上,他走向小卖店窗口现买了几瓶啤酒,先让酒立在地上,又赠给人拿着,打开瓶盖但先让人等一会再喝,听他的口令。他用红线绑上几个客人手中的酒瓶,拉着红线的另一头贴在他的双两臂上,他以花瓣盖着线头,用钉书机在手臂上钉下钉子,把电脑们钉牢在手臂上,每一花瓣上钉6个钉子,一共钉了6个花瓣,然后他拉紧红线,叫一声干杯,人们按约定举起杯,他猛地向后挣脱跑远了。他似乎对痛没有感觉,他完全是疯了!

    Tomas和他的学生开始表演,Tomas在大厅人群中央一手高举一垂吊,仿佛在勘测矿藏,他的动作几近静态,但他平稳地移动,从里面悠到外面,又转而悠到楼上。我们顺着他的移动可以发现空间的各处有他的学生在各自为战地做着行为艺术。一个女生坐在一处,脸对着风吹来的沙尘和树叶;一个用白面涂了脸和外衣的小伙子像鬼魂走来走去;一个女生在过道上疯狂地擦墙;在一个漆黑的旧房中,两个女生在一个台子上,一个人给另一人个按摩,边上一个玩火的人,就着他的火光我们才能看到那一对按摩的人。

    二楼左角一直有一个本地的艺术家在烧烤肉肠,他身边的屏幕上放映一个女生在吃香蕉,偶尔你会以为她在给男人吹箫。这样看看烧烤的发黑的香肠,你更相信它们像男人的鸡巴,仅此而已。

    Josef的女朋友NastijaSade站在一个高高的梯子上,举起弹弓向三处放在歌词架上的动物的心脏和肉射击,人们期望着看到什么,围在那里,伸头等待。

    波兰女艺术家MalgorzataKazmierczak,她总是跟在Dariusz的左右,现在她稳稳地坐在屏幕边上,用电脑操作,一边换着图片,一边讲着什么,她描述着一个时期的关于女人审美情趣、女人与男人的标准尺码,直说到Ostrava的故事和传闻,还扯上Jiri家的狗Mima。最后是一个特制的录像,两个太空人从高山下到人间,又来到了热闹的海边

    8点钟准时到了我表演的时间,我认为该是我表演结束的约定,因为一个下午我都贯穿在每件别人的作品之中,我几乎是无处不在,我决定时间到我时就是终止。我爬上一个铁梯子,把鸡用铁链拴上,吊挂在空间中,我就下来算是完事了。那个西部牛仔音乐家在举手跳着要拿那鸡,他拿不到,我架他在肩上扛起他,他解下锁链,取下了鸡,那只鸡在音乐家的手中鸣叫出悠扬婉转的曲调,我扛他走过大厅到达对面的舞台,放他下来站在舞台上。

    女艺术家LenkaKlodova的独幕话剧式的表演相当精彩,深深地吸引了在场的所有观众。她以纸板剪裁出一个舞台show场的窗口,强烈的投影光束集中着人们的视线,影幕拉开了,她只穿内裤,两只小腿支起来对着观众,她手撑着两个玩偶在腿上爬来爬去,偶尔还如射精一样对着人们直喷精液,一不小心会喷在观众的身上,不过不用担心那是可食性有色食品。拉开第二幕算是更剌激,她干脆脱光了下身,下三角特区完全坦露在人们面前,人们的头靠得那样近,几乎是快贴上身去了。那两个小玩偶正忙呼着刮草,是在给给主人刮阴毛。如同射精一样,先喷泡沫盖满阴部,再拿起刀子刮了起来,两个小家伙轰轰烈烈大干了一场,把主人的阴毛全部剃掉。两人合作愉快,最后排掌庆贺!作品结束获全场鼓掌。大家说再来一个,艺术家再拉开幕,幽默地让人看一下她的胳膊窝,又关上了。这时音乐响起来了,艺术家的音乐朋友,那个女歌星又在台上唱起狂歌。

    LenkaKlodova的表演

    31日我起了个早,按约好的去敲德国艺术家KlausRichter的房门,我们示意在出口处见面,一起去吃了早饭,原来我们去过的那家附近唯一的小店是一家医院的附属,这里的咖啡非常糟糕。Klaus是来自德国多塞尔多夫,原也毕业于多塞尔多夫美术学院,他当了许多年艺术家,以做装置艺术为主,几年前有人叫他在卫星城的一个小美术馆当策展人,他很满意这个工作,他可以以自己的意愿办展覧,做节目。在与Klaus聊天中得知他是Jiri的老朋友,曾几次来过这个行为艺术节,他说如果你了解Jiri就会知道这个艺术节为啥这样自由和松散了。后来他在电脑中让我看到一些Jiri的行为作品资料,还有本地艺术学院的学生们在一个行为艺术节上复制他年轻时候的行为作品中的形象,许多硬汉和披盔戴甲的形象,原来Jiri是本地一个有着火暴名气的行为艺术家,他是个传奇人物。

    随后我跟着他搭地铁又转车来到本地的一家美术学院,Klaus在此有接连5天的工作坊,每日三个小时,我很好奇他是怎样和学生打发时间的,今天是他的第4天,我有机会来看看。昨晚就有他的学生在表演现场请我来,说Klaus在课堂上提到过我,这回我真地来了,他们的一些脸我也熟了。参加工作坊的人不多,大多是女生,只有一个男生。开始时,Klaus先让他们站起一起伸手放松身体,吸纳空气,运用太极的静默来稳定情绪。接着开始玩起自然组合,在场地中行走,或是拿着道具组合,每次以一个口号或是节排示意停下来,静止不动,定下格来,从慢逐渐加快,这样找到变化无限的生动,倒是从来不会有重复的组合。到了2点钟他带着学生往大街上走,他说离开学校,就成为行为事件了。这些学生兴趣高昂,每个人带着一个道具,向地铁站而去,这些奇怪的搭配,本身就带着一股怪异,让路人感觉到不同寻常。在Supmarkt与Jiri和其他的艺术家汇合,他们在广场上偶发,突然静态,造型如同雕塑。同样也在商场之中发生几次临时雕塑。

    在一条车辆繁忙的大街上,有一个本地艺术家在路上做作品,他穿插在正在交通的小汽车之间,在地上倒红色的油漆划出一条线来。这个作品他在两处不同的地点实施过。人们成堆站在小道旁或是草地上隔岸观看。我饿坏了,抓紧时间在一家小店买了大块肉和面包吃了。

    再出来赶到商场高层与另一岸相搭起的跨河的桥上,在桥上展现出一个景观,这是一个全体艺术家活动,音乐家在唱歌,画家在画肖像,Jiri说这是把布拉格大桥的艺术气氛搬到Ostrava重新上演一次。这可是够浪漫也太那个老情调了!有些人还真很沉醉画画,不停地画写实的肖像。我也画上了一个,如同掉入泥潭,没有感觉到任何快感。

    之后大家往一个方向走,硬是走回了二站地之远的DulHlbina中心展场,我更多走一站,回到住处,取了一些彩纸与造星工具,今我应Jiri的请求再加一场红星,他仍然记住我的纸帽子计划呢,那我就做个随意点的,小型的送帽工作坊吧。

    4:00pm大家回到了DulHlubina,第一位在场外广场上表演的是波兰老艺术家PaweiKwasniewski,他混合幽默与政治讽刺的味道呈现作品,他着装如工会的头头,演讲,以将挂在铁丝栅栏上的大红标语展开,当场写下一段字。在进场门口挂了一个精致的牌子,宣布公司成立,如同政治经过了商业化的结果。

    我在走廊过道摆上叠帽摊位,教几个人一起叠帽子。我拉过Jiri送给他一个叠好的红星帽,他高兴地戴上,伸出大姆指,满着一脸盘的兴奋与我合影留念。

    两个在工作坊见过的女孩,这时一身洁白打扮,点起很多蜡烛,她们相对而坐,如同在深夜美景中野餐,悠然自在地吃起点心来,再后来,就是她们把点心送给观众共享。

    凤凰彩票官网app下载,DariuszFodczukc以讲话开头,让人们站上前排成一排,交叉着手接着边上人的手,按他的指示作出波浪式摆动。用一些写有字母的板子往墙上贴,他摆了一个连续的阵势,不幸的是板子都落了下来。地上还摆了几个碗,他脱掉衣服,往碗里沾水,一点点脱光了身上的所有衣服。转而再倒流程进行,又一件一件穿上了湿漉漉衣服。用喷白色食用物在地上写字,打滚又将字弄模糊。最后又回到了开始,人们又站成一排每人手持一个气球,在他的指令下用图钉将气球扎碎,求得高低不一的一串响。他的行为现在更多的成份是说话,边忙边做显得有些急促,另外,太多的程序,有些难以达成。

    下一个表演的是,先有两个女人钻进地毯,我们的策展助理Denisa也是其中之一,地毯如波浪动起,一个本地年轻艺术家在动荡不安的地毯上跳舞,有许多不同的动作与情景描述,钓鱼,捕鱼与风浪搏击,最后地毯下面丢出一盒盒食物,人们拿到食物互相分发,观众又吃上了一顿。

    生活在瑞士的埃及艺术家OmarGhayale用他的老本行,在这里导演了一场戏剧表演,先选出123个评委,再选择出三人剧中的主角123。排练和演驿了一场生活中的偷情三角关系,他自己绘声绘色指手划脚讲着剧情,指点着志愿者表演,大家也随之被带进份围,有个美院的女孩很投入,表现得主动又火爆,弄得他好象招架不了,由此他以艺术的名誉拥抱和亲近了女孩,就倒是个美事。不过,他不允许人们拍照,而且表现得非常坚决。看来他在做导演时是个非常不错的家伙,他实际上也正是吃这碗饭的。

    我们期待要看的是MilanKohout的表演,他近日在捷克刚生了个儿子,正等待美国政府给儿子发美国籍证书,他想要带着儿子和妈妈一起回美国生活。MilanKohout是一个革命者,他就是当年闹运动成为不受政府欢迎的人去了美国,到了美国他秉性不改,又开始不停地批判美国。他的一系列作品都是反美的,而且他工作很勤奋,几呼每周都能看到他有新作品,反对经济危机,现实政治,消费制度,发难美国的一切一切。我不时地接到他的电邮,开场白就是充满革命气息的同志们!:然后就是一串他近期做的作品LINK,他精力旺盛。2009年他来北京参加Open展,他要到天安门清洗广场,喻意非常清楚,这事必然要找来麻烦,后来可能是与陈进做了协商,他在艺术空间中对着天安门广场的投影照片清洗了地面。

    他的表演终于等到了。Milan在楼上的投影屏幕前讲他的故事,录像记录他通过登记,填表,最后走进了市长办公室大楼,冲了一个正规的大会,那里坐满了官员,他在这些人的高一层的听众席上,走到麦克风前,对着麦克风涛涛地讲起话来,象是在与政府交涉,提出什么疑难,片中说的是捷克语,对话常令在场的人发笑,策展人Jiri也并立站在他的身边,不时兴奋地说上两句,拍着他的肩不停地赞美,verygood,verygood!Milan一定是发扬了他的一贯的批评作风,又找麻烦了,让政府部门难堪了。

    接下来的是一些年轻的艺术家的表演和放在最后的荷兰艺术家PeterBaren的表演。我近两年总是与Peter不期相遇,在广州,波兰,威尼斯,这次又在捷克,我们见面欢呼,这次却为失去一个共同的熟人-刚去世的波兰的行为艺术家PeterGrzybowski而悲伤,他仔细地向我描述了他得病去世的情况,嗨!人生如梦,命运无法预料,只能祝愿朋友好走,再见了朋友!当晚回到住地应Peter的要求,把我写的两本行为艺术书的中英文稿给他复制了一份。

    这次在艺术家和观众人群中又遇到了从德国来的POUL,这次他不再是搭便车来的,而是在莱比希行为艺术节上JIRI看到了他的表演,请他过来做行为的。这个美院的小伙子,年前我在威尼斯见到他刚在VP上了2两周行为艺术工作坊,现在就出师到世面上混了,你瞧,行为艺术还真可以畅行天下。

    次日我和韩啸要离开Ostrava,搭火车去维也那,要乘三小时,路途还要转一次车。当晚我们就搬出工厂,住进城里一家酒店,是为赶明天上午11点的火车。

    MALAMUT日程微博图录

    行为艺术节第一日

    行为艺术节第二日

    行为艺术节第三日

    蔡青2013年11月30号

    整理于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校园

    本文由凤凰彩票app下载发布于戏剧,转载请注明出处:捷克行为艺术双年展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