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凤凰彩票app下载 > 音乐 > 【青春】这一秒的微笑(7)

【青春】这一秒的微笑(7)

发布时间:2019-10-12 00:14编辑:音乐浏览(170)

    返回目录          上一章:相见恨晚

    返回目录          上一章:重新开始



    第六章 再次相遇

    第卅一章 张灯结彩

    很多人都喜欢满月,因为它象征着团圆。笑月则喜欢看新月,因为它弯弯的,像美丽的笑容。今天的夜空,这新月笑起来更加的灿烂。终于考上了自己梦寐以求的舞蹈社,笑月望着天上的新月,想象着自己飞过天际,站在月弯上翩翩起舞,星星一眨一眨地为她伴奏,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生活其实是很平淡无奇的。林毅开始重新创业,做企划、选地址、找投资,一切都没有那么顺利,林毅心里很清楚,所以倒也越挫越勇;丈夫的振作,笑月的努力,让席音的生活压力也越来越小,在笑月的劝说下,席音放弃了一些杂工,只专心的做着音乐家教;曾旭的家庭料理受到了学校和周边小区的追捧,生意越来越好;雷肖在武道上的修为也越来越高,现在已经可以在雷意道开始助教。言树一直坚持着他的“家庭系列”,跟曾旭和林毅一起努力着,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实现他的梦想。笑月的舞蹈造诣越来越高,很多小型商演,笑月都会作为主角上场。言树和笑月的感情更是越来越好。

    早上的校门口依旧是那么热闹,笑月不想凑这热闹,却又忍不住想知道这个人是不是她认识的言树。走到人群边,笑月放慢了脚步。

    “时间过得好快啊,马上就到圣诞节了。”笑月和言树依旧在学校食堂一起吃饭。

    “哎,快看,那女的是谁啊,怎么和言树从同一辆车上下来?”

    “嗯,是啊,圣诞节想怎么过?”

    “就是,还贴那么近!”

    “嗯,不知道,年底的活动很多,舞蹈训练可能会很多。”笑月微微瞥了下嘴。

    “太过分了。”

    “怎么?不喜欢训练?”

    笑月迎声望去。一位长发端庄的女生走在言树身边,紧紧抓着言树的胳膊。言树依旧是没有任何表情与反应,朝着自己的教室走去。

    “不,舞蹈是我的最爱。”笑月马上又开朗起来。

    “这人是谁啊?”

    “哦,舞蹈是你的最爱,那我呢?”言树看起来很认真。

    “庄丽娴,这你都不认识?!”

    “啊?不是,你和舞蹈……这不是一回事啊。”笑月红着脸,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音乐系二年级的。听说俩家是世交,早就定好亲了。”

    “噗嗤。”言树没忍住,笑了出来。

    “庄丽娴?是她?”笑月忽的想起小时候有个很漂亮的小姐姐经常粘着言树。“定亲……”笑月莫名的有些失落。

    “好啊,你又……”

    “不过他们俩看起来确实还挺般配的,真叫人生气。”

    “好啦,不开玩笑了。就是看你刚才有点不开心似的。”

    “哎,不过一天没结婚,我还是有希望的。”

    “嗯,其实也没有啦,舞蹈训练我也很喜欢,可是圣诞节和大家在一起,我也很喜欢,有点贪心罢了。”

    “瞧你那花痴样。”

    “那要不然,平安夜我们叫上雷肖和你的朋友们,去曾旭店里热闹热闹?”

    “你不花痴。”

    “嗯,好!”笑月开心的眼睛眯成一条弧线。

    笑月的思绪被女生们的小吵闹打断了,好奇心突破了层层束缚,想要确认她们究竟是不是故人。

    “阿树,平安夜的年会,你,还没有女伴吧,刚巧我也没有男伴,要不……”庄丽娴在言树的教室门口等他。

    “不好意思,请问一下,言树的父亲是不是言氏集团的董事长?庄丽娴是不是大银行家的千金?”笑月问了出来。

    “什么年会?”

    凤凰彩票app,“当然是了,废话,除了他还能有第二个言树。”女生头也不回,轻蔑地说。

    “言氏的年会啊,言伯伯邀请了我爸爸,还说你也会去,所以……”

    “就是,除了她庄大小姐,还有谁能这么粘着我家言树。”

    “我不知道什么年会,平安夜我已经和笑月约好了。”

    “什么你家的,言树能看上你?”俩个女生拌起嘴来,眼睛还是直勾勾地望着人群的中心,无暇理会究竟是谁问的问题。

    “又是林笑月。”丽娴低声的嘟囔了一下,“可是言伯伯那……”

    “真的是他们。这世界真是小啊。”一样的名字,一样的背景,应该是不会错了,笑月边想边往前走。

    “我父亲那我会去说的,快去上课吧。”

    趴在教室走廊的栏杆上,笑月从脑海里翻出了小时候的些许回忆。刚巧言树和庄丽娴从下面的花园走过来。庄丽娴的长发带着些波浪,挑染些金色,看起来时尚又不轻佻。一席高档的淡粉色连衣裙配上透明的细高跟,衬着肤色更加白皙。手臂上挎着LV的限量包包,淡雅的妆容显得五官更加标致。言树在庄丽娴的身旁丝毫看不出富家公子的感觉,他蓄着一头短发,白皙的面庞棱角很是分明,大大的眼睛里透露出如雾般的迷茫。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身上没有任何奢华的装饰,径直地向着笑月正下方的回廊走去。庄丽娴三步并作两步紧跟其后,嘴上一直嘟囔着。“阿树,等等人家嘛……阿树,你看我今天的裙子好看么……阿树……阿树……”

    丽娴自讨了没趣,一路走一路喃喃自语。

    原本是三个人经常碰面,原本是三个人站在同一的水平线,而如今却是如此。笑月低头看看自己,不免有些惆怅。“算了,人生本就不是一成不变的。”笑月安慰一下自己,回到教室里。

    平安夜里整个城市的“金钱”与“权力”似乎都集中到了一个地方,那就是言氏集团的年会,商界里的精英大咖们齐聚一堂。

    “叮铃……”下课铃响起,大家都奔向自己的小生活。有的三两成群去逛街,有的在咖啡厅聊聊八卦。笑月自然是直奔舞蹈社。

    “言兄……林毅?真没想到在这儿碰见你。”庄铭没有想到会在酒会上遇到多年没见的老朋友,而且是和言墨站在一起的。

    舞蹈社的训练是极为严苛的。每个月都会有一次小考,决定她们的顺次。经过一个月的训练,每个人的特色渐渐显露出来。应巧儿学习速度很快,但是经常偷懒。徐欣资质平平却很努力。宁语本就是舞蹈系的学生,再加上舞蹈社的训练,很快就成为了社里的焦点。风扬作为社里寥寥无几的男生之一,成为老师培养的重点。笑月的基础很扎实,也很努力,和宁语一样经常得到老师的称赞。薛奇并不是每天都会出现在舞蹈社,但凡她在的时候,舞蹈社里的气氛就异常压抑。她对学生们的训练要求非常高,特别是对笑月和宁语,她总是不满意,总是可以挑出各种各样的问题,每次她在都要多留她们个把小时。笑月和宁语也不多话,按照薛奇的要求,认真做好每一次的训练。

    “哦,庄兄,都是老相识,我就不介绍了。”言墨知道林毅在重新创业,特意叫了他来酒会挖挖人脉。

    几个月下来,她们等到了入社后的第一个大活动——学校的跨年晚会。每年晚会,学生们都是盛装出席,学生会的各个社团也精心准备节目,布置会场,舞蹈社自然也不例外。

    “庄兄,好久不见。”

    经过舞蹈社老师们的集思广益,最后决定编上一曲《摩登女孩》。舞蹈大意是一群女孩疯狂追求时尚,反而被时尚所累,最终一无所有。然而在一无所有之后,她们学会了珍惜生活,发现了善良的内心才是真正的摩登。舞蹈社的女生们分别饰演这个女孩的不同阶段。大家欢欣雀跃,认真地排练着舞蹈。宁语和笑月分别有一段独舞。由于曲目叫《摩登女孩》,这次风扬没有上场的机会了,就给大家当起助理和指导。

    “好久不见。”俩人礼貌地打了招呼,却似乎没有更多的话题。

    “明天就是正式演出了,这最后的‘发现’总感觉不太出彩。”薛奇思索着。

    “言伯伯,言树呢?”庄丽娴跟在父亲身边,一路都在寻找着言树的身影。她觉得无论如何,言树都应该卖父亲的面子,出现一下。

    “不如……您觉得这样如何?”笑月向女生们借来上妆的金粉涂在自己的手上,表演了一个发现的动作。“正好我可以在这一幕将手正对着大家。”

    “嗨,这小子要是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言墨回应了一句,没有多说,便又开始了工作,“来,庄兄,林毅,咱们来这边,给你们介绍几个新晋的企业家。”

    薛奇点点头。

    其实丽娴压根不喜欢这种酒会,从小到大,在这个酒会上除了大人们的公务,就是富家子的追捧,一点意思也没有,她会来,只是因为会见到言树。如今,这点盼头都没有了,丽娴也觉得无聊,穿上大衣无聊地在马路上闲逛。

    这一年迎来了它的最后一个夜晚。南大的校园里到处挂起了彩灯,所有的聚光灯都集中在了礼堂的门前。这座礼堂自南大建校就一直矗立在这里,起初只是一个两层高,面积大约一个足球场大小的礼堂,在当时也算得上豪华。后来时代发展,这礼堂就显得寒酸起来。经过几任校长的集资,为了不破坏原有结构,在旁边加盖了附属楼,又对主楼内外进行了各种修缮,显得气派极了。聚光灯下,更是宏伟的像一座袖珍宫殿。每年这个时候,女生们就像来参加一场世界级时装秀,穿戴上她们压箱底的宝贝。男生们各个西服革履,打着领结。每个人都是盛装出席。礼堂大厅内布置的也十分夸张,一条红地毯从门口直奔演出大厅,红毯两侧,一排排长条桌放着自助的酒水和糕点,看起来像是顶级晚宴。享受美食之后,大家都找地方坐下来,准备欣赏今天的晚会。

    平安夜,市中心广场上有一颗大大的圣诞树,上面绕着一圈一圈的彩灯。街道上也都是琳琅满目的红帽子,圣诞袜。三五知己聚在一起,热闹极了。丽娴看着眼前穿梭的人群,心里空涝涝的,不知不觉走到了学校附近。学校周围没有什么商业街,环境有些昏暗,人自然也是少了许多,一家灯火通明的小店吸引了丽娴的注意,忍不住地往里多走了几步。

    言树对这种活动并不感兴趣,每年都是被庄丽娴生拉硬拽来的。丽娴十分享受自己站在言树身边,大家投来的羡慕的眼光。言树也没有办法,两家的父亲来往甚是密切,迫不得已只得顺着丽娴,反正在他的心里,一切都与他无关,在哪儿出现,做些什么,根本没有人会真的在意,自己也更不必在意了。言树和丽娴找了个座位坐下来。“阿树,一会儿有我的独唱,你一定要看哦,有惊喜给你。我先去后台准备。”看了一会儿节目,丽娴突然说到。言树什么也没说,丽娴就兴奋地跑到后台去了。

    在曾旭的店里,言树坐在一边拿着酒杯,曾旭、雷肖、曹其新、宁语、风扬、应巧儿、徐欣还有一些同学和朋友围成一圈做着游戏。这些人丽娴并不都认识,可是看着他们心里却是极其羡慕,有一种想进去一起玩儿的冲动。可骄傲的自尊没有允许她这么做。

    “下面,是舞蹈社表演的《摩登女孩》。”主持人响起清脆的嗓音。

    “好,下一个,林笑月,请问你是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言树本身对大提琴有着很深的造诣,喜欢音乐的熏陶,听到是舞蹈,不由得抬起头关注起来,渐渐地就被乐声吸引了。舞蹈的最后,轮到笑月上场了。这是笑月第一次独自站在这样大的舞台上,短短的几十秒,她很紧张,却也很自如。用曼妙的舞姿诠释着每一个场景。当她伸展全身从高处缓缓落下时,纤细的手臂慢慢蜷缩。再次伸展时,双手托出一丝闪闪的金光,预示着发现了善良之心。聚光灯下,言树似乎看到了什么,瞬时间他直起身,眼神中充满着不可思议。言树顾不得下面的情节,大步向舞台后方跑去。

    “嗯,大冒险。”

    曲目表演完毕,场上哗然响起一片掌声。女孩们高兴地在后台相互拥抱。

    “好,请你和你右边的女生一起,两人三足,互换鞋子,绕场一周,限时三十秒。”

    “太棒了!”

    “我右边的,其新,咱们俩。”

    “是啊,笑月,你的小月牙疤还挺有用。”

    “小意思,来就来。”

    “快来让我再瞅瞅。”

    大家鼓掌起哄,笑月和其新换上鞋子,绑好脚,开始走。其新的大高跟,笑月十分不适应,还没有两步,就差点崴脚,幸亏言树眼疾手快,立刻扶住了要摔倒的笑月和其新。

    “你是怎么想到的?”大家你一言我一语。

    “谢谢……”其新刚要感谢言树,却看到言树的只是伸了一只手给自己而已,另一只手牢牢地抓住笑月。

    本文由凤凰彩票app下载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青春】这一秒的微笑(7)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